嘿,让我们说说电影吧

六月,「天堂电影院」在影院重映,于是买了周末上午的第一场,临出门时看了下座位,还只有我一个人购买,一阵欣喜,觉得可以包场了。可就在影片放映前,陆续进来了两个人,一张电影票包下一个放映厅的念想又破灭了。嗯,还是好好看电影吧。

影片只有 124 分钟,比起十几年前自己看的导演剪辑版 (173 分钟)少了很多,最后的情节也有些改动。意犹未尽,于是回到家后,又从网上下载了导演剪辑版,再过一遍瘾。时隔多年,重看这部电影,发现自己的注意力、审美偏好都有了变化,不再只是关注于托托的故事,而更加注意到他身边的人,那些同样因喜欢电影而聚在影院里的人。人们常说读一本书或看一部电影,会有常看常新之感,其实不是书、电影的内容更新了,而是看的人心态或认知变了。套用「东邪西毒」中的开场白:佛典有云,旗未动,风也未动,是人的心自己在动。

欧阳峰:看来你的年纪也有四十出头了,这四十多年来,总有些事你是不愿再提,或是有些人你不想再见,有的人曾经对不起你,也许你想过要杀了他们,但是你不敢。哈,又或者你觉得不值,其实杀人,很容易。我有个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不过最近生活有点困难,只要你随便给他一点银两,他一定可以帮你杀了那个人,你尽管考虑一下。其实杀一个人不是很容易,不过为了生活,很多人都会冒这个险。

记得 2008 年「东邪西毒」重映的时候,自己也去电影院看了,在上海五角场的万达影城。很奇怪,有些电影你在何时何地看的,多年以后依然记得,可是有些人的电话、容颜你却早已忘了。在五角场这个地方,我可看了不少电影,有段时间特喜欢「海角七号」,不断重复播放其电影原声,还给同学推荐,在电话里聊了很久的 「Once」(曾经),夸张的是居然在电话这头播放电影中的歌曲,而电话那头的人就安静地听着,现在的我哪会做这样的事啊。后来「Once」的导演又拍了另一部电影「Begin Again」,一部关于爱情的音乐片,电影原声音乐也是超级的好听。

说到关于音乐的电影,我最喜欢的就是「蓝调传奇」与「醉乡民谣」了,跟随电影的镜头及音乐的旋律,能够感受那到溢满画面的忧伤,或许这才是生活的常态。最近重看「星际牛仔」(Cowboy Bebop),对于片中的爵士乐也是爱到无以复加,在大学的时候就看过这部动画片,那时经常浏览博客,看到同样喜欢这部动画片的人在博客中强烈推荐其原声音乐,还把播放列表以插件的形式置于网页右侧,供大家一起播放,可是那时我听不出为什么好,现在喜欢上了,却也无法描述。如果你有兴趣,不妨网易云音乐中搜索”Spokey Dokey”,听听这段口琴独奏,或者试试“Digging My Potato”。

2020 年 10 月回上海小转,特意把酒店定在了五角场附近,就是想到那时生活过的地方转转。在通往四面八方的地下广场居然迷失了,找不到以前熟悉的百联又一城,只能原地站定,通过回忆来确定方向。这么多年了,很多店面居然还在,不知道在美珍香店里烤猪肉脯的大姐还是几年前那位吗。望湘园也还在,这次我没有点泡椒凤爪,点了血鸭与油渣炒菜心。此时此景,不禁想起了一部电影「迷失东京」,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的,它的导演是索菲亚·科波拉,她的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教父」的导演。喜欢电影的人或许都看过吧,我是在看了这三部电影之后才知道阿尔·帕西诺的,之前他演的电影都没看过,知道之后就一部部的找来看,其中「热天午后」、「闻香识女人」令人印象深刻。有个同学说阿尔·帕西诺在「闻香识女人」中最后一段的表演太过了,但我还是很感动。

这位同学给我推荐了很多电影。那时我们在学校宿舍内,使用一款名为“飞鸽传书”的局域网即时通信软件,进行电影的分享,宿舍与宿舍之间,通过一个个 IP 鲜活地联系在了一起。我把这款软件的名字改成了“非一般交流空间”,的确是非同一般,通过它我观看了非常多的电影,也与同学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搏击俱乐部」、「剪刀手爱德华」「发条橙」、「猜火车」、「巴黎野玫瑰」、「她比烟花寂寞」、「不朽的园丁」、「新桥恋人」、「蓝白红」三部曲、伍迪·艾伦系列等,一部部电影的名字,真是如数家珍。记得有位同学很喜欢苏菲·玛索,网页设计课的作业就设计了与苏菲·玛索相关的网页,用 Dreamwear 制作成静态页面,我们的老师还上传到了学校的服务器上,哎,真是一件浪漫的事。

以前看电影还有个喜好,就是喜欢找那些偏门的、“苦大仇深”的所谓独立电影来看,以为那样可更深刻的理解生活,其实哪懂啊。毕业时看到有个同学只带了张草席,被子什么的都扔了,说走哪睡哪,真是潇洒。我也学着这样,还想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台词,“我镇东单,镇西单,我还镇你们炮局呢”,满怀憧憬的走向社会。后来换工作、换城市,渐渐的不喜欢那些“苦大仇深”的电影,有时甚至觉得某个导演的电影有点假及做作。「天堂电影院」中 Alfredo 就说了:生活不是电影,生活比电影难多了。

这些年,心态平和了不少,看一些比较“丧”的电影也不受影响,甚至喜欢上了,「海边的曼彻斯特」就看了很多遍。你知道吗,因「海边的曼彻斯特」而获得第 89 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主角的演员卡西·阿弗莱克,他是本·阿弗莱克的弟弟,多年以前他们就在马特·达蒙主演的「心灵捕手」中饰演兄弟,而这部电影的另一位男演员就是罗宾·威廉姆斯,这又引出了罗宾·威廉姆斯出演的一名电影「死亡诗社」,好像一环扣着一环。

如果用 10 年又或者是 8 年的时间,在我们头顶架一台摄像机,一直跟拍,你说会最后会剪辑成一部怎样的电影呢?我们又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是体育老师,还是我们的父辈?这段话不是我说的,是借用了「蓝色大门」中的台词而修改的。再借用一部电影的台词,来自「玛丽与马克思」:你有缺点,我也有,全人类都有,即使是那个在我公寓外乱扔垃圾的人也有。我小时候,想成为任何人,除了我自己,伯纳德·海兹霍夫医生说,如果我在一座荒岛上,那我就得去适应我仅有的陪伴,只有我和椰子,他说我将不得不接受我自己,包括缺点及一切。我们无法选择自身的缺点,他们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只能接纳,然而,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朋友,我很高兴我选择了你。伯纳德·海兹霍夫医生还说了,每个人的生命就像一条长长的人行道,有些道路平平坦坦,还有一些,比如我的,就会有裂缝、香蕉皮和烟屁股,你的道路就像我的,或许没有那么多的裂缝,但愿某一天,我们的人行道能够相交,那时我们可以共享一罐炼乳。

剧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