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慵懒的上午

6 月的第一个周六,预约了去图书馆还书,还有和朋友爬山。周五晚上下了一夜的雨,让人睡了个好觉,周六早上朋友打电话过来,说雨停了,我们在山脚下碰面吧。故先去图书馆把这本「中国古代服饰研究」还了,沈从文编著的,他除了「边城」、「湘行散记」等名篇,还有文物研究相关的专业著作。人的一生,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留下一些美好的文字,那是何等的幸运。于我,自知能力有限,不敢奢望能够创造出美的事物,但好在还可以去欣赏美,享受美好事物带来的愉悦。

到了山脚下,朋友说我们走另外一条没有走过的路吧,我当然同意。走几步就下起雨来,前面不远有座寺庙——雪峰寺,名字很好听,可惜这个地方不是山峰,也不下雪,倒是在这烟雨天里,山色空蒙,尽收眼底的美。我们到寺庙里避雨,沿着回廊一圈圈地转着,参观完了小殿,又到了大殿,甚至转到了厨房、起居室。从一个大厅里飘来读英语的声音,原来是僧人们在学英语,有老师在讲课。寺庙依山而建,我们一层层的转上去,讨论这个雪峰寺的建筑样式,讨论为什么闽南地区这么多的寺庙,没有答案。雨停了,我们出门,工作人员见到了说,你看你们参观完寺庙雨就停了。

这条路没法直接上山,需要穿过几个小区,还有个城中村,因此很少人走。城中村也是依山而建,道路弯弯曲曲,从这家的前门窜到另外一家的后门,下雨天里潮湿阴暗,越往上台阶越窄,靠近村边时,可以看到一些建筑已被拆除,那应该是私人加盖的建筑,被城市管理人员拆除了。在一个棚子里,有几个人在泡茶,我们站在进入森林的路中,正犹豫是往左还是往右时,有人给我们指了路,让往右走。

进入山里,满眼的绿色,虽下过雨,但并不泥泞,折一根树枝在前面舞动,拂去蜘蛛新结的网儿,此时可以让自己思绪连翩、胡思乱想。与朋友谈论起最近的工作、做过的项目、还有以前的人和事,或者什么都不说,自顾自地走着,思考各自的心事。最近重读了王小波的一些杂文,他讲到了小说的艺术,讲到了最好的文学翻译是查良铮、王道乾等人的译作,于是想着去把这些人翻译的小说再买来看。这几年,自己有一个充满偏见的选书标准,就是不看还活着的人写的小说(还好早年把王朔、余华、苏童、莫言、王安忆等人的小说都看了)。世界上有那么多好的文学作品,它们经过了时间的考验,这些都已经看不完了,何必花时间在平庸的作品中寻找遗珠呢。如此匆忙的今天,阅读小说算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了。去年在同学的小餐厅里,看到他做菜做饭之余在看「平凡的世界」,我跟他说这本书我看过两遍,第一次看是在高一,有个情节让我哭得一塌糊涂,路遥虽都在描写苦难,但其中也有一些浪漫的篇幅,那是金波去青海当兵,遇见了一个姑娘,他们语言不通,只能用对歌来表达爱意。后来我就想着一定要到青海去看看,去喝喝那里的青粿酒。第二次看这本书是在复读的时候,为了鼓励自己,那时除了学习,也还是会看些小说的。还有一次看到同学在看「月亮与六便士」,我们就讨论起毛姆的小说,在我看来月亮与六便士并不是对立的,在仰望月亮的同时并不防碍你低头寻找六便士,生活本来就是这样,需要脚踏实地,也要心存美好,相较之下,毛姆的另一本小说「人生的枷锁」更令我念念不忘。

小说教会了我什么呢,或许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或许是那一点点的浪漫。人活于世,不仅要追求极其重要的柴米油盐,还可以去欣赏一些美的事物,如果有能力去创造,那是何等的幸运啊。这两年看了一些价值投资相关的书籍,在我看来,价值投资不仅可用于投资股市,更可用于投资自己的人生,去寻找那些长期来看有价值事情,持续的投入,然后交给时间去检验。就像我们现在还觉得苏轼的词很美,宋词、唐诗很美。

定风波(苏轼)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