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夏天的地铁

最近两个月,基本上中午都在宝龙中心的火锅店里吃担担面。一到店里,不用看菜单,我就直接报出想要的食物,然后坐到固定的位置上,熟悉的服务员会很热情的上一盘水果,有芭乐、杨桃、小蕃茄、白地瓜,或许是看到我不喜欢杨桃,她们之后就没往果盘里加这种水果。

中午的地铁每趟间隔 6 分钟,有时候我会完美的错过,在这等车的时间里,正好可以在手机上打开「三联生活周刊」数字版,看上一篇感兴趣的文章。一般我会先看杂志内专栏及生活圆桌版块的内容,王小波生前有在这本杂志上开过专栏,留下了令人拍案叫好的文字,后来都收录到了「沉默的大多数」这本书中,我还是期望着偶尔能在专栏里看到王小波那样的文字。



















工作日中午的商场里,也还是有不少人,这家火锅店就有挺多桌客人的,我有点好奇,什么样的人会在中午过来吃火锅,他们不用上班吗?隔壁家的酸菜鱼,大中午的生意好到还要排队。还有一家主推清汤牛腩的,在夏天到来之前终于开业了,我浏览了下他们的菜单,直观感觉他们的定位有问题啊,工作日套餐价格都这么高,有多少人会来消费呢,就算会来尝新,那又会有多少的回头客呢。不多想了,想尝新又舍不得担担面,于是我就在这家店里点了清汤牛腩,然后又去火锅店里点了份担担面,打包带到这家店来。其实我有想过,在火锅店里点份担担面,到酸菜鱼店点份豌杂面,再到这家清汤牛腩店里就点份清汤萝卜,他们这家店的萝卜比牛腩好吃,这样的组合价格实在,对于收入不高的我来说,又解馋又省钱,还管饱。



















2021 年 5 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第七次全国人员普查公报,在统计局官网上我们可以看到各项具体的数字及各个角度的解读,这些宏观层面的数据,对于一些人的工作及投资有很大的指导作用。然而,我更关心的是这一串串数字背后,那些鲜活的个体,比如这家火锅店的店长、服务员、厨师,还有客人们,他们会有着怎样的喜怒哀乐,对于生活又有着怎样的期待。而我个人呢,该做什么样的选择及坚持。就像在商场对面的那家湘菜馆里,老板建议我来份“农家小炒肉”,而我选了“腊味合蒸”。又比如外地的朋友过来,我就会带他们到隔壁主推闽南菜的饭馆,点上土笋冻、姜母鸭等。吃什么,是个问题。你说人口普查公布的数字背后,每天有多少人吃米饭,有多少人吃面呢?

















回到那家湘菜馆,我问服务员:为什么你们家的血鸭这么贵?服务员回答:因为我们家的血鸭好吃啊。还真是无可反驳,并不是所有的湘菜馆都会推血鸭这道菜,但是有做这道菜的湘菜馆一定不差。许多年前,有个人从湖南株洲攸县过来看我,坐汽车,带来了几只活着的鸭子和一桶黄鳝。这个人做了血鸭给我吃,那时我才知道还有这样的做法,鸭子杀了放血,血留着与鸭块、辣椒、葱姜蒜一起炒,极其过瘾。后来,我再也没吃到这个人做的菜,以至于每次到湘菜馆里都会问有没有血鸭。食物嘛,与记忆有关,也与人有关。



















这个夏天就要到了,中午的太阳很大,我还要跑去商场那吃担担面吗,或许可以带顶草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