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社会,人们如何获得财富

从 1982 年以来,福布斯杂志每年都会公布美国最富有的人员名单。假如我们将 1982 年最富有的 100 人与2020 的进行对比,可以从中发现很大的不同。

在 1982 年最常见的财富获取方式是通过继承,100 个最富有的人中,有 60 位是继承祖辈的,仅杜邦家族就有 10 位。但在 2020 年,继承人的数量已经减半,财富 100 人只占了 27 位。

为什么继承人的比例减少了呢?不是因为财产继承税增加了。事实上,他们的人数是在这段时间内显著下降的。继续人比例下降的原因不是这样的人越来越少,而是如今更多的人创造了更多的财富。

人们如何创造这些新财富?粗略统计,3/4 通过创业,1/4 通过投资。2020 年评选出的 73 名财富新贵中,56 位来自公司创始人或早期雇员( 52 名创始人,2 位早期雇员,2 位是创始人的妻子),17 位管理着投资基金。

在 1982 年美国最富有的 100 位人中,没有基金经理。这个时期已经有了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但没有哪个创始人能拥有足够的财富,以跻身财富 100 强。现在有两件事发生了变化:基金经理找到了新的方法来获取高回报,越来越多的投资者相信基金经理可以管理好他们的资产。

但是新财富的最主要来源还是创业,在你查看数据的时候,也能看出巨大的变化,相较于在 1982 年进行创业,现在创业可以使人们变得更加富有,因为公司做的事情不同。

在 1982 年新财富的两个主要来源:石油和房地产。40 位财富新贵中至少有 24 位涉足石油或房地产行业。现在只有很少的数量,2020 年的 73 位财富新贵中,仅有 4 位来自房地产行业,2 位与石油有关。

到 2020 年,新财富的最大来源是被称作”科技“的公司,73 位新贵中,大约有 30 位来自此类公司,这在最富有的那群人中更为普遍,前 10 位中就有 8 位是这种类型的。

按理说把科技作为一个分类会有点令人误解,亚马逊不是一个真正零售商吗?特斯拉不是一个汽车制造商吗?是又不是,也许 50 年之后,当我们把所谓的技术视为理所当然时,把这两个公司归为一类就不太正确。但至少就目前而言,它们确实有一些共同之处,试问哪个零售商有开发出了 AWS,哪个汽车制造商的创始人同时还经营着一家火箭公司。

财富 100 强背后的科技公司形了一个分化良好的群体,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都是风险资本愿意投资的公司,其它则未必。这是有原因的:这些公司大多数通过更好技术来赢得市场竞争力,而不只是通过擅长销售的 CEO 来驱动。

在某种程度上,科技公司的兴起代表了一种质的变化。1982 年福布斯财富 400 强中,石油和房地产大亨并没有通过更好的技术来赢得市场,而是通过销售来获得。确实,这种获取财富的方式太古老了,早在工业革命开始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在 16 和 17 世纪,那些为欧洲皇室服务的朝臣位就精于交易,也因此获得了不菲的财富。

人们在回顾 1982 年时,会觉得那是美好的旧时光,因为当时富起来的人并不是那么的富有,但他们没有看到基尼系数背后更深层的含义。如果我们深入研究他们的致富方式,就会发现过去的日子并不是那么的美好。在 1982 年,最富有的 100 人中,有 84% 是通过继承、开发自然资源或从事房地产交易来获得财富。那时的世界真的比现在通过技术创业来获得财富更好吗?

为什么人们创办的新公司比以前多了?为什么人们从中获得了更大的财富?说来也怪,第一个问题有点措词不准确,我们不应该问为什么人们要创业,而应该问他们为什么又在创业。

1892 年纽约先驱论坛报整理出了一份全美百万富翁名单,他们找到 4047 个人,后来有多少继承了他们的财富?只有大约 20%——比现在的继承人比例还要低。当你调查这些新财富的来源时,你会发现 1892 年更像今天。休·罗克夫发现:这些最富有的人中, 许多都是通过新技术的大规模使用来赢得最初的优势。

因此并不是 2020 出现异常,而是 1982 年不正常。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在 1982 年通过创业致富的人这么少。答案是:在先驱论坛报整理名单的那个时期,一股整合浪潮正席卷美国经济。19 世纪末、20 世纪初,像 JP 摩根这样的金融家们将数千个小公司合并成了几百个拥有规模经济的大公司。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正如迈克尔·林德写到的,经济的主要部门要么是由政府支持的企业联盟,要么就是少数占主导地位的寡头企业。

在 1960 年,那些今天开始创业的人中,当时大部分都在其中一家公司上班。在 1890 年和 2020 年,你可以通过创业来获得财富,但在 1960 年,这并不是一个切实可行的选择,你无法在市场中突破寡头的垄断。当时理想的路径不是开办自己的公司,而是在其中一家一步步地往上爬。

让每个人都成为公司雇员可以减少经济不平等(及其它方面的差异),但如果你用 20 世纪中期的数据来创建模型,它将得出一个非常有误导性的结论,JP 摩根的经济体只是一个阶段性的产物,从 20 世纪 70 年代开始,它开始崩溃。

为什么会衰退呢?那些在 1930 年时看起来是规模和效率典范的大公司,到 1970 年时已经变得萧条和臃肿。僵化的经济结构充满了桎梏,各种团体都在想尽各种办法来远离市场的影响。卡特执政期间,联邦政府意识到了问题,开始了“放松管制”的过程,撤销了那些助长寡头垄断的政策。

JP 摩根经济体的衰退不仅是内部的原因,更有来自外部的压力,新技术开始成形,特别是微电子技术。设想将要发生什么的最好方法是想像池塘上面有一层冰壳,最初从底部到表面的唯一办法是从边缘突破,但随着冰层的削弱,你可以从中间穿过去了。

池塘的边缘就是纯粹的科技公司,是那些将自己描述成电子或软件的经济组织。在 1990 年当你使用 “Startup” 这个词时,实际指的是它字面的意思。但现在,“Startups” 代表了穿越冰层的初创公司,它们正在取代零售商、电视网络和汽车公司等老牌企业。

尽管摩根大通经济的解体在技术意义上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但在社会意义上这是正常秩序的回归。假如你只回顾 20 世纪中期,看上去人们通过创业致富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但是如果你再往前看,你会发现它其实一直存在。所以我们应该期待的是,未来也会一样。事实上,我们应该期待创始人的数量和财富都在增长,因为每一个十年,创业都会变得更加容易。

创业变得越来越容易的部分原因是社交,社会也正在(重新)消化这个概念。假如你现在开始创业,你的父母也不会像上一代那样担心了,创业相关的知识会越来越普及。现在创业更加容易的主要原因是成本更低,技术降低了产品开发和获取客户的成本。

创业成本的降低反过来又影响了创业者与投资人之间的权力平衡。在过去,创业意味着要建厂,你需要取得投资人的许可。但如今,投资者对创始人的需求超过了创始人对投资者的需求,再加上可获得的风险资本数量不断增加,估值也相应的被推高了。

创业成本的下降从两个方面增加了富人的数量:一是创业人数更多,二是创业的人可以以更好的条件筹集资金。

但还有第三个因素在起作用:公司本身更有价值,因为新成立的公司比过去增长得更快,技术不仅降低了制造和分发产品的成本,而且还提高了速度。

这种趋势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IBM 成立于 1896 年,用了 45 年的时间才在 2020 年达到十亿美元的收入。成立于 1939 年的惠普花了 25 年时间。微软成立于 1975 年,历时 13 年。现在公司快速增长的标准是 7 到 8 年。

快速增长对创始人股票价值有双重影响。一个公司的价值是其收入和增长率的函数。因此,如果一家公司增长更快,它不仅能更快地获得 10 亿美元的收入,而且当它达到那个点时,它的价值会比它增长慢时的价值更高。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创业者很年轻就获得了如此多的财富。创业初期的低成本意味着创业者可以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创业,而公司的快速增长意味着,如果他们成功了,几年后他们可能会惊人地富有。

现在创办和发展一家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容易。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开始创业,一些人从投资者那里得到了更好的条款,从而又使公司产生更多的价值。一旦你明白了这些机制是如何运作的,就明白了为什么在 20 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初创公司都受到压制,你不必使用里根政府时期的一些含糊的定义,来解释为何基尼系数上升了。显然,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创办出更有价值的公司,基尼系数怎能不上升呢。

本文翻译自保罗·格罗厄姆 (Paul Graham) 写的 :How People Get Rich Now

Paul Graham: 程序员、作家、投资人,YC 创始人

网站:http://paulgraham.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