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让我们说说电影吧

六月,「天堂电影院」在影院重映,于是买了周末上午的第一场,临出门时看了下座位,还只有我一个人购买,一阵欣喜,觉得可以包场了。可就在影片放映前,陆续进来了两个人,一张电影票包下一个放映厅的念想又破灭了。嗯,还是好好看电影吧。

影片只有 124 分钟,比起十几年前自己看的导演剪辑版 (173 分钟)少了很多,最后的情节也有些改动。意犹未尽,于是回到家后,又从网上下载了导演剪辑版,再过一遍瘾。时隔多年,重看这部电影,发现自己的注意力、审美偏好都有了变化,不再只是关注于托托的故事,而更加注意到他身边的人,那些同样因喜欢电影而聚在影院里的人。人们常说读一本书或看一部电影,会有常看常新之感,其实不是书、电影的内容更新了,而是看的人心态或认知变了。套用「东邪西毒」中的开场白:佛典有云,旗未动,风也未动,是人的心自己在动。

继续阅读“嘿,让我们说说电影吧”

记一个慵懒的上午

6 月的第一个周六,预约了去图书馆还书,还有和朋友爬山。周五晚上下了一夜的雨,让人睡了个好觉,周六早上朋友打电话过来,说雨停了,我们在山脚下碰面吧。故先去图书馆把这本「中国古代服饰研究」还了,沈从文编著的,他除了「边城」、「湘行散记」等名篇,还有文物研究相关的专业著作。人的一生,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留下一些美好的文字,那是何等的幸运。于我,自知能力有限,不敢奢望能够创造出美的事物,但好在还可以去欣赏美,享受美好事物带来的愉悦。

继续阅读“记一个慵懒的上午”

上海至厦门骑行小记

2021 年五一假期,呆在家里,思考人生,想着这些年做的事情,想着自己为何沦落到这般境地,接下来还会怎么样,我的性格最终会把我带向何方?好一个性格决定命运啊,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我会做出那些事吗,我会遇见一些人,错过一些人吗?也许正是这样的性格,我才会做出从上海骑车到厦门的事情,才会遇到某人,又没能把握得住。如今,对自己说,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去尽力的做好吧。

这是 2011 年 10 月份的事了。

继续阅读“上海至厦门骑行小记”

厦门的云和月

犹记得初次来厦门时知道的一个地方。飞机降落高崎机场,乘 91 路公交车到瑞景商业广场站下,然后在对面换乘 47 路,经过东岼山隧道、国家会计学院,下一站就是海韵台了,接着就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塔头。这是一个靠近海边的小渔村,村口有棵大榕树,它紧挨着环岛路,靠海的一侧有个海湾大酒店,近村的一边则是海悦山庄。那是 2011 年初春,我从上海来到厦门,先到了塔头,兑现了一个约定,晚上住在曾厝垵,第二天游玩了鼓海屿,就又返回了上海,继续上班的日子。

继续阅读“厦门的云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