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碗疙瘩汤说起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所属的一碗珍珠翡翠白玉汤,对于它,你可能是一见钟情,也可能是日久生情,情到浓时,它便成了你眼里的“床前明月光”,亦或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于我,这碗珍珠翡翠白玉汤便是疙瘩汤,它是我心中的白玫瑰。

2007 年夏天从学校毕业,一心想着去北京,过两天就出发了,住的地方还没定。于是就打电话给一位在网上认识、但从未见过面的朋友,想咨询一下情况,朋友说你就住我这边吧,把地址给了我。与这位朋友相识,完全是因为兴趣爱好,那时他在业余时间运营着一个网站,还有一本名为「CGArt」的电子杂志,该杂志 UI 设计精美,交互新颖,内容丰富。在大学的后两年,不务正业的我喜欢上了 CG(Computer Graphic) 艺术,于是自告奋勇的申请加入团队,为杂志写稿、采访及编辑。杂志供喜欢的人免费下载阅读,还只有付出,没有回报。

按照朋友给的地址,我来到了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安慧北里小区,认识了快两年,第一次见面,朋友说:“启文,你刚毕业,没什么积蓄,房租就不用交了“,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唯有感激。在这租住的两居室里,还有一位室友,他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晚上玩魔兽世界,白天休息。我们三人都不做饭,朋友和我就经常到楼下的小饭馆里点些家常菜,有一道菜朋友常点,那就是疙瘩汤。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这种食物,酸酸的,有点不习惯。朋友跟我说,小时候家里穷(安徽地址),没什么吃的,家长就会用有限的面粉加水揉成面疙瘩,烧水去煮,再放些青菜,少许醋、酱油和香油。两碗疙瘩汤下肚,马上就饱了。

我们在店里点的疙瘩汤会比朋友小时候吃的好些,它放了西红柿和鸡蛋,不仅有醋的酸,还有西红柿煮出来的果酸。渐渐的,我喜欢上了这种奇怪的酸味,肠道菌群对它产生了依赖,点菜时我也会点名要这道汤。另外,我们都喜欢点的还有一道主食——韭菜盒子,面皮里包着韭菜鸡蛋,煎得表皮金黄酥脆,馅心韭香脆嫩。它与疙瘩汤搭配在一起,用四个字来形容:好吃管饱。

在北京的日子里,我们白天上班,晚上忙网站与杂志的事,为了保证每月都能出一期,我走路、坐车、吃饭、睡觉都在思考着,想着怎么拟采访提纲,如何写编者按,封面故事采用哪篇……朋友则负责设计排版、杂志合成、测试发布。有时我们会把吃饭的地移到另一家,一家名为”馅老满“的饺子店,他们家的饺子皮厚薄正好,太薄则缺乏嚼劲,太厚则少了口感,而且足斤足两,馅大味儿正,还是四个字:好吃管饱。店里还提供免费的泡大蒜,这种刺激性的食物一开始我也吃不惯,但每次去伙计都会给我先上一大碟,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居然越吃越喜欢了,那个残留在口中的盐渍味真好啊。

吃完了饺子,走回小区,朋友和我说着职场的事,有时会提醒我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还有为人处事的原则。07~08 年的北京,路边还有公共电话亭,我常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里买来 IC 卡,给还在学校的”红玫瑰“打电话,月光把电话亭的身影拉长,我说着工作上的小事,对末来的设想,还有今晚的饺子。

未来很快到来,在 08 年 8 月的奥运会开幕前夕,我们互道珍重,先后离开了北京。留下了对疙瘩汤的思念,还有朋友对我的恩情,真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