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吃面

这家店,10 天里我已经连续去了 8 次,就为他们家的担担面。中午 12 点从公司出发,走 5 分钟到何厝地铁站,坐地铁两站地到岭兜站下,1 号口进入宝龙中心 B1 层,然后乘直梯到 3 楼,走几步就到了“老码头”,它主营老成都火锅。服务员见到我迎了上来,问:今天还是一样,担担面 + 红糖锅盔?

继续阅读“也谈吃面”

大口吃肉的感觉

好久没有大口吃肉的感觉了,不行,得去吃一次。先上一个馕,点上 5 串羊肉串,1 串红柳烤串,一根羊棒骨,外加一份羊杂汤,那种感觉一下子就回来了。

这家店名叫马尔龙新疆饭庄,我经常去的是位于洪莲中路的分店,一个人的时候就点上述那些,两个人的时候羊肉串加倍,羊棒骨 2 根,再加一份手抓羊羔肉或者烤羊排。如果是对方是女生,一根羊棒骨会请厨房帮忙切碎,我则喜欢整个拿着直接啃,沾上孜然,随同大块的肉送进嘴里,在唇齿之间嚼动。如果用电影的画面来描述,此时应该是周围静音,慢镜头扫过整个餐厅,最后落在主人公拿着羊棒骨的手上,再给他撕咬的动作一个特写,镜头定格在他一紧一舒的眉头上……

继续阅读“大口吃肉的感觉”

从一碗疙瘩汤说起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所属的一碗珍珠翡翠白玉汤,对于它,你可能是一见钟情,也可能是日久生情,情到浓时,它便成了你眼里的“床前明月光”,亦或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于我,这碗珍珠翡翠白玉汤便是疙瘩汤,它是我心中的白玫瑰。

继续阅读“从一碗疙瘩汤说起”

厦门的云和月

犹记得初次来厦门时知道的一个地方。飞机降落高崎机场,乘 91 路公交车到瑞景商业广场站下,然后在对面换乘 47 路,经过东岼山隧道、国家会计学院,下一站就是海韵台了,接着就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塔头。这是一个靠近海边的小渔村,村口有棵大榕树,它紧挨着环岛路,靠海的一侧有个海湾大酒店,近村的一边则是海悦山庄。那是 2011 年初春,我从上海来到厦门,先到了塔头,兑现了一个约定,晚上住在曾厝垵,第二天游玩了鼓海屿,就又返回了上海,继续上班的日子。

继续阅读“厦门的云和月”

为一口吃的

在同学的店里,有一道菜比较受欢迎,那就是鱼头豆腐煲。大头鱼取其头部,切大块、起油锅,在油烧热冒烟时下锅,煎至两面金黄,装盘备用。嫩豆腐一块,切成 12 小块,同样热油下锅,煎至两面金黄。在砂锅中放入食用油、姜片、洋葱,简单翻炒,接着把煎好的豆腐一块块的码上,再把鱼头倒入。开大火,加大量的料酒、中量的白醋、少量盐、胡椒、白糖,如果吃辣的话,可放入小米椒或干辣椒,它是灵魂所在。一段时间后转小火,加点生抽,撒点芹菜就可以上桌了。

继续阅读“为一口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