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做菜与成为厨师是两回事

「饮食男女」中有这样一段场,郞雄饰演的老朱抓鱼、刮鱼鳞、剖鱼肚、切鱼片、裹淀粉、下油锅,接着切鱿鱼、切鸡胗、切辣椒、切烧肉、切萝卜,然后杀鸡去骨、填料、放入煲中炖,最后剁馅、包饺子……3 分多钟的镜头把中餐的红白案都完整细腻、鲜美诱人地展示了出来,令人食指大动,恨不得也冲进厨房,大干一场,给家人、朋友献上一餐美味佳肴。无奈厨艺有限,不成体系,只得照猫画虎,勉强出餐。在厨艺精进方面,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具体要怎么走呢,也还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喜欢做菜与以厨师为职业是两回事。

继续阅读喜欢做菜与成为厨师是两回事

开往夏天的地铁

最近两个月,基本上中午都在宝龙中心的火锅店里吃担担面。一到店里,不用看菜单,我就直接报出想要的食物,然后坐到固定的位置上,熟悉的服务员会很热情的上一盘水果,有芭乐、杨桃、小蕃茄、白地瓜,或许是看到我不喜欢杨桃,她们之后就没往果盘里加这种水果。

中午的地铁每趟间隔 6 分钟,有时候我会完美的错过,在这等车的时间里,正好可以在手机上打开「三联生活周刊」数字版,看上一篇感兴趣的文章。一般我会先看杂志内专栏及生活圆桌版块的内容,王小波生前有在这本杂志上开过专栏,留下了令人拍案叫好的文字,后来都收录到了「沉默的大多数」这本书中,我还是期望着偶尔能在专栏里看到王小波那样的文字。

继续阅读开往夏天的地铁

关于柔性供应链与品牌服务的商业设想

在这个人人都能发声的时代,有一部分人通过自己创作的内容,获得了大量的关注。无论是在 Tiktok、Instagram、Youtube、Facebook、Twitter 还是在抖音、快手、微信公众号、B 站、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我们都可以找到关注量在不同级别的创作者,这些创作者们有三个很重要的变现路径:广告、带货与会员订阅,货品的主要来源是各电商平台的商家。一些有一定规模的创作团队会考虑创立自己的电商品牌,最初可能是联系供应商进行贴牌生产,这条路走通后再进行自主设计。然而有很大一部分创作者是没有这样的能力的,但这些创作者中又有一部分想创立自己的品牌。这个时候,是否有一种服务能满足这些创作者们要创立电商品牌并运营下去的需求呢?

继续阅读关于柔性供应链与品牌服务的商业设想

An interview with Rachel, a full time frog artist.

某日,无意间在 twitter 的时间线上看到 Rachel 设计的产品,觉得很有趣,于是按图索骥地找到了她的 Instagram 主页、Shopify 店铺,出于好奇及工作的相关性,还有自己对于柔性供应链相关产品的思考,给 Rachel 发了邮件,询问是否可以采访,于是有了这些问题与回答,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些疑问。what a kind person!

First could you introduce yourself?

Hello! My name is Rachel Reichenbach! I am a 23 year old college student and full time frog artist

I have a silly sense of humor and like cute and girly things, so I draw a lot of cute frogs who are very mischievous! I also enjoy walking my dog and reading.

继续阅读An interview with Rachel, a full time frog artist.

上海至厦门骑行小记

2021 年五一假期,呆在家里,思考人生,想着这些年做的事情,想着自己为何沦落到这般境地,接下来还会怎么样,我的性格最终会把我带向何方?好一个性格决定命运啊,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我会做出那些事吗,我会遇见一些人,错过一些人吗?也许正是这样的性格,我才会做出从上海骑车到厦门的事情,才会遇到某人,又没能把握得住。如今,对自己说,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去尽力的做好吧。

这是 2011 年 10 月份的事了。

继续阅读上海至厦门骑行小记

关于两个项目停止运营的总结

2021 年 4 月,手上的两个项目都停止了运营,一个是关于厨余垃圾处理器的,一个是关于小餐馆的,合作的伙伴都是高中同学。

厨余垃圾处理器从 2019 年 6 月份开始计划,那时上海颁布了垃圾分类处理条例,我们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去了永康、宁波等地考察,最终是在厦门找到了合作的工厂,第一批定了两个型号,分别是 550W 与 750W 的,各生产 100 台。关于品牌相关的工作,有确定了 Logo,申请商标,设计说明书、包装箱等,还有拍照,拍视频,设计产品主图、详情页,在各平台上发评测文章,在知乎上回答相关的问题。8 月份京东的店铺开了起来,开始正式运营。

继续阅读关于两个项目停止运营的总结

何为产品经理?

2011 年以来,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产品经理的需求激增,一度有口号提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如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格局已定,新技术的浪潮还未到来,产品经理这个岗位的需求已趁于饱和,对于它的职责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个时候,从本质出发,我们不妨回过头来思考,何为产品经理?

继续阅读何为产品经理?

逛菜市场才是正经事

西北拉面
这是一家西北牛肉拉面馆,大叔把店面盘过来后已经经营了 7 年。现在每天早上 6:30 大叔就要起床,洗刷完送孩子上学,之后回到店里开始和面,其它人也都开始忙了起来,扫地拖地,准备早餐,切菜配菜,照顾小孩。这家店有 7 个人,大叔、大叔的母亲、大叔的妻子、大叔的弟弟、弟媳、大叔的两个孩子、弟弟的孩子。店的主心骨是大叔,他从 14 岁开始打工,最初在西北拉面店刷了三年的盘子,然后自己慢慢的摸索着学会了和面、拉面。从青海到苏州,接着去了广州、再到厦门,大叔开起了店,成立了家庭,他的女儿上小学一年级了,儿子还不到一岁。晚上没有客人点餐的时候,他会陪着女儿写作业,客人来了,他到厨房,一会功夫拉面就上来了。大叔说他拉一碗细面下锅只要 50 秒。

继续阅读逛菜市场才是正经事

怎么就开了一家外卖店?

2020 年 10 月 25 日,星期天。

这家叫“寻味·心选简餐”的外卖店已经在线下试营业一周了,主做中式套餐,计划周一正式上线美团外卖。

怎么就开了一家外卖店?还得从一个多月以前说起,那时有位朋友问我是否有认识的人在拉萨,他在那的公司需要招聘一位策划,而我记得有位高中同学几个月前去了那边,这位同学是学厨的,也许有兴趣去做策划。问了才知道,同学已离开,人在广州。我就多问了句:有何计划,是否考虑在厦门一起开家主做外卖的餐饮小店?同学说有兴趣,于是我们约了个时间在厦门当面沟通,然后开始找店面。一开始的目标就比较明确,要在我上班的地点附近,因为我还要上班,由我负责整体的规划及线上线下的运营,而同学负责做好饭。为了快速推进,我们第一时间就联系了中介帮忙留意店面,也请房东帮忙咨询。第二天中午就有帮房东租房子的中介联系了我,利用午休的时候看了店面,转让费 1 万,房租 3 千,还要 1 万押金,大概 30 平米,位置也不算太偏,立马就交了压金,等同学过来一起确认(他又去了广州)。我们是 9 月 18 号晚上到房东家签的合同,10 月 18 号正式开始试营业,1 个月的装修时间,装修方案、设备采购、工人安排、菜品设计、公司注册……为了省钱,能自己做的事情都自己做了,包括转让费、压金、装修、设备购买等在内,一共花了 12 万左右,其中排风系统的成本最高,使用了静音与净化设备。这期间出现过种种问题,有时候觉得心累,但还是得想办法解决。现在回过头来看,它就像一个游戏,不断打怪升级,开业之后,我们遇到的怪会更多吧。

继续阅读怎么就开了一家外卖店?

在 App Store 上开发应用的想法及研究

写在前面:2021 年 3 月,与 10 几年前就认识的朋友联系,商量着一起做些事情,因为我们一直都在互联网领域做着产品、技术相关的工作,自然想到了在 App Store 上以独立开发者或小团队的形式,开发应用,尝试取得一些用户、一些收入。在这个时间点,独立开发者还有机会吗,还可以在哪些方向上尝试?于是我去做了些研究,结合自己喜欢的东西,写了些文字,与朋友沟通讨论。

App store 中“摄影与录像”是个大类目,应用众多,竞争激烈,但根据 App Annie 发布的 2021 年移动市场报告,2020 年视频相关的消费是在增长的,无论是视频内容还是制作工具。视频内容我们做不了,工具相关的产品倒可以尝试,如果要做,得把需求进行细致的拆解,大而全的估计我们做不了(剪映、快影、VUE 等),拍照类的应用非常多,大家都在竞争滤镜、玩法、贴纸、模板等,一段时间内就有个新的形式出来,又在短时间内被遗忘,名字能被用户记住,获得用户忠诚度的产品非常少,反而是专注于某一小点,满足一小部分用户需求的产品更能被用户记住并传播,该应用获得的收入也比较可观(对于小团队来说),如专注于复古类的拍照应用:NOMO、DAZZ、Fimo,它们的收入都一直在增长,每天不多的下载量,但付费率高,后期要维护的成本也没那么高(相比于模板类的应用)。所以要做摄像类的应用,我们也可以参考这样的思路,推出复古类的摄像机,模拟旧效果,或者设计相关电影调色风格的滤镜,如王家卫、韦德·安德森、卓别林等人的电影风格。

继续阅读在 App Store 上开发应用的想法及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