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两个项目停止运营的总结

2021 年 4 月,手上的两个项目都停止了运营,一个是关于厨余垃圾处理器的,一个是关于小餐馆的,合作的伙伴都是高中同学。

厨余垃圾处理器从 2019 年 6 月份开始计划,那时上海颁布了垃圾分类处理条例,我们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去了永康、宁波等地考察,最终是在厦门找到了合作的工厂,第一批定了两个型号,分别是 550W 与 750W 的,各生产 100 台。关于品牌相关的工作,有确定了 Logo,申请商标,设计说明书、包装箱等,还有拍照,拍视频,设计产品主图、详情页,在各平台上发评测文章,在知乎上回答相关的问题。8 月份京东的店铺开了起来,开始正式运营。

继续阅读“关于两个项目停止运营的总结”

何为产品经理?

2011 年以来,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产品经理的需求激增,一度有口号提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如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格局已定,新技术的浪潮还未到来,产品经理这个岗位的需求已趁于饱和,对于它的职责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个时候,从本质出发,我们不妨回过头来思考,何为产品经理?

继续阅读“何为产品经理?”

逛菜市场才是正经事

西北拉面
这是一家西北牛肉拉面馆,大叔把店面盘过来后已经经营了 7 年。现在每天早上 6:30 大叔就要起床,洗刷完送孩子上学,之后回到店里开始和面,其它人也都开始忙了起来,扫地拖地,准备早餐,切菜配菜,照顾小孩。这家店有 7 个人,大叔、大叔的母亲、大叔的妻子、大叔的弟弟、弟媳、大叔的两个孩子、弟弟的孩子。店的主心骨是大叔,他从 14 岁开始打工,最初在西北拉面店刷了三年的盘子,然后自己慢慢的摸索着学会了和面、拉面。从青海到苏州,接着去了广州、再到厦门,大叔开起了店,成立了家庭,他的女儿上小学一年级了,儿子还不到一岁。晚上没有客人点餐的时候,他会陪着女儿写作业,客人来了,他到厨房,一会功夫拉面就上来了。大叔说他拉一碗细面下锅只要 50 秒。

继续阅读“逛菜市场才是正经事”

怎么就开了一家外卖店?

2020 年 10 月 25 日,星期天。

这家叫“寻味·心选简餐”的外卖店已经在线下试营业一周了,主做中式套餐,计划周一正式上线美团外卖。

怎么就开了一家外卖店?还得从一个多月以前说起,那时有位朋友问我是否有认识的人在拉萨,他在那的公司需要招聘一位策划,而我记得有位高中同学几个月前去了那边,这位同学是学厨的,也许有兴趣去做策划。问了才知道,同学已离开,人在广州。我就多问了句:有何计划,是否考虑在厦门一起开家主做外卖的餐饮小店?同学说有兴趣,于是我们约了个时间在厦门当面沟通,然后开始找店面。一开始的目标就比较明确,要在我上班的地点附近,因为我还要上班,由我负责整体的规划及线上线下的运营,而同学负责做好饭。为了快速推进,我们第一时间就联系了中介帮忙留意店面,也请房东帮忙咨询。第二天中午就有帮房东租房子的中介联系了我,利用午休的时候看了店面,转让费 1 万,房租 3 千,还要 1 万押金,大概 30 平米,位置也不算太偏,立马就交了压金,等同学过来一起确认(他又去了广州)。我们是 9 月 18 号晚上到房东家签的合同,10 月 18 号正式开始试营业,1 个月的装修时间,装修方案、设备采购、工人安排、菜品设计、公司注册……为了省钱,能自己做的事情都自己做了,包括转让费、压金、装修、设备购买等在内,一共花了 12 万左右,其中排风系统的成本最高,使用了静音与净化设备。这期间出现过种种问题,有时候觉得心累,但还是得想办法解决。现在回过头来看,它就像一个游戏,不断打怪升级,开业之后,我们遇到的怪会更多吧。

继续阅读“怎么就开了一家外卖店?”

在 App Store 上开发应用的想法及研究

写在前面:2021 年 3 月,与 10 几年前就认识的朋友联系,商量着一起做些事情,因为我们一直都在互联网领域做着产品、技术相关的工作,自然想到了在 App Store 上以独立开发者或小团队的形式,开发应用,尝试取得一些用户、一些收入。在这个时间点,独立开发者还有机会吗,还可以在哪些方向上尝试?于是我去做了些研究,结合自己喜欢的东西,写了些文字,与朋友沟通讨论。

App store 中“摄影与录像”是个大类目,应用众多,竞争激烈,但根据 App Annie 发布的 2021 年移动市场报告,2020 年视频相关的消费是在增长的,无论是视频内容还是制作工具。视频内容我们做不了,工具相关的产品倒可以尝试,如果要做,得把需求进行细致的拆解,大而全的估计我们做不了(剪映、快影、VUE 等),拍照类的应用非常多,大家都在竞争滤镜、玩法、贴纸、模板等,一段时间内就有个新的形式出来,又在短时间内被遗忘,名字能被用户记住,获得用户忠诚度的产品非常少,反而是专注于某一小点,满足一小部分用户需求的产品更能被用户记住并传播,该应用获得的收入也比较可观(对于小团队来说),如专注于复古类的拍照应用:NOMO、DAZZ、Fimo,它们的收入都一直在增长,每天不多的下载量,但付费率高,后期要维护的成本也没那么高(相比于模板类的应用)。所以要做摄像类的应用,我们也可以参考这样的思路,推出复古类的摄像机,模拟旧效果,或者设计相关电影调色风格的滤镜,如王家卫、韦德·安德森、卓别林等人的电影风格。

继续阅读“在 App Store 上开发应用的想法及研究”

关于按需定制类产品的思考

提起定制产品,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是 T 恤、卫衣、马克杯、帆布袋等。的确,在淘宝或 1688 上输入相关的关键字进行搜索,我们可以找到大量的商家,其中一些商家有起订量的要求,另一些则可以做到一件起定。

一件起定、一件代发,这是最近几年一些创业者在低调开展的服务,他们提供了一个可在线设计、生成商品、外对分销、订单同步等环节的柔性供应链平台。简单的说,商家选择好平台方提供的商品模板,利用在线设计器将自己的图片合成到商品中,然后下载商品图片或直接同步商品到自己运营的店铺(亚马逊、Shopify、eBay 等)。当有了订单之后,商家再把订单导入或直接同步到这个定制平台,接着支付货款及物流费用。定制平台在接到支付完费用的订单后进行商品的生产、质检、包装、发货。商家不需要库存,只需运营好自己在各电商平台的店铺。

继续阅读“关于按需定制类产品的思考”

当今社会,人们如何获得财富

从 1982 年以来,福布斯杂志每年都会公布美国最富有的人员名单。假如我们将 1982 年最富有的 100 人与2020 的进行对比,可以从中发现很大的不同。

在 1982 年最常见的财富获取方式是通过继承,100 个最富有的人中,有 60 位是继承祖辈的,仅杜邦家族就有 10 位。但在 2020 年,继承人的数量已经减半,财富 100 人只占了 27 位。

继续阅读“当今社会,人们如何获得财富”

一条挂毯的跨境之旅

因为工作的缘故,接触到了跨境电商,在做了快 3 年的技术之后,对亚马逊的店铺运营产生了兴趣,于是除了在网上浏览相关的文章,偶尔也会请教下运营部门的同事。公司开发的产品已经有 200 多种了,主要涉及到了服装、家居类目,在众多的产品中,我对挂毯 (Tapestry) 这个品类莫名的好奇,为什么欧美的一些消费者喜欢这种类型的产品呢?

继续阅读“一条挂毯的跨境之旅”

也谈吃面

这家店,10 天里我已经连续去了 8 次,就为他们家的担担面。中午 12 点从公司出发,走 5 分钟到何厝地铁站,坐地铁两站地到岭兜站下,1 号口进入宝龙中心 B1 层,然后乘直梯到 3 楼,走几步就到了“老码头”,它主营老成都火锅。服务员见到我迎了上来,问:今天还是一样,担担面 + 红糖锅盔?

继续阅读“也谈吃面”

大口吃肉的感觉

好久没有大口吃肉的感觉了,不行,得去吃一次。先上一个馕,点上 5 串羊肉串,1 串红柳烤串,一根羊棒骨,外加一份羊杂汤,那种感觉一下子就回来了。

这家店名叫马尔龙新疆饭庄,我经常去的是位于洪莲中路的分店,一个人的时候就点上述那些,两个人的时候羊肉串加倍,羊棒骨 2 根,再加一份手抓羊羔肉或者烤羊排。如果是对方是女生,一根羊棒骨会请厨房帮忙切碎,我则喜欢整个拿着直接啃,沾上孜然,随同大块的肉送进嘴里,在唇齿之间嚼动。如果用电影的画面来描述,此时应该是周围静音,慢镜头扫过整个餐厅,最后落在主人公拿着羊棒骨的手上,再给他撕咬的动作一个特写,镜头定格在他一紧一舒的眉头上……

继续阅读“大口吃肉的感觉”